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麻雀的評論

  麻雀嘰嘰喳喳,遇事愛發表評論,有什么法兒?它歷來如此。
  這天,麻雀看見地面冒出了一個嫩綠的小點兒,把附近的泥土都拱了起來,便好奇地飛近問道:“你是什么?”
  “竹筍?!幣桓魷溉醯納粲Φ潰骸拔蟻朊俺隼礎?
  “冒出來?嘰喳喳?!甭槿感Φ們把齪蠛?,“你有多大能耐?我屙一兜屎就可以蓋上你。識趣點,乖乖兒地躺著吧!”
  麻雀飛到一株桃樹枝丫上,見一只蜜蜂“嗡嗡”地在花間飛動,還從花蕊里鉆進鉆出。
  “咦,這是干什么?”
  “我想采集花蜜,和大伙釀成一缸子蜜糖……”
  “喳喳,嘰!小鴨子想生大鵝蛋哩!”麻雀邊叫邊笑,“這肯定是燈草搭橋白費勁兒,有眼前爛漫的春光,你何不趁機逛一逛,樂一樂,而去干這等蠢事兒?”
  它評論一番以后,又快快活活地飛走了。飛著飛著,快靠近屋檐邊的時候,猛地見一個灰團兒從鴿子籠邊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麻雀撲下去急問。
  “我想飛上藍天,”一只羽毛沒長滿的小鴿子回答,“哎,沒想到……”
  “嘰,喳喳,嘰嘰嘰!”麻雀的喉嚨里頓時滾出了一陣大笑:“傻小子,慢慢地走著玩好了,喳喳,想飛上藍天,幸虧沒有把屁股摔成兩半兒,快死了這條心吧!”……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有一天,麻雀又經過這一帶。它見到了什么?——一根新竹挺立著指向天空;一只灰鴿在白云間翻飛;還有,在蜂巢邊擺著一缸才取出的蜂蜜,那只小蜜蜂飛在缸邊甜甜地笑呢!
  “嘰喳喳,這難道是事實?”麻雀睜著圓溜溜的小眼睛嚷道:“你們莫不是在玩什么魔術,用來戲弄我這老實巴交的麻雀吧?”
             ?。種卜澹?
   
松鼠和松雞

  見松鼠忙忙碌碌地采集核桃、松籽、蘑菇,松雞忍不住說道:“朋友,你爸爸、媽媽留給你那么多好吃的,你還費這么大的勁,瞎忙乎啥?”
  “父母留下的,總有一天會吃完?!彼墑笏?,“我還得靠自己貯備食糧,不敢有半點兒偷懶?!?
  松雞“格格”發笑,笑松鼠有福不會享,說自己的生活過得瀟灑又自在。松雞在吃食方面從來都是挑挑揀揀的,非常講究,再好的果子,它也是這兒叮幾口,那里啄幾下,就丟在一邊不再理會;許多果實被它糟蹋了。松雞不但不心疼,還得意地宣稱:“這是我的福分;松鼠那窮命,甭想沾邊兒?!?
  不久,下了幾場暴雨,樹林里的野果被沖洗一空,很難尋到充饑的食物。
  這天黃昏,松鼠冒雨采蘑菇歸來,見自己樹洞貯藏室外,吊著一只鳥兒。趕近一瞧,竟是松雞!
  原來,松雞肚餓難挨,趁松鼠不在家,便把腦袋伸進洞里偷吃,一時啄得太猛,嘴里叼的食物太多,吞不下喉嚨,頭又抽不出來,便活活卡死在小洞口了。
             ?。種卜澹?
   
金蘋果

  天神宙斯與天后赫拉結婚時,古老的地神該亞送給他們一株金蘋果樹。宙斯把金蘋果作為最高獎賞。
  有一天,他想到下界的人類,便召集眾神開會,討論應該把金蘋果獎給哪個行業的人。
  海神說:“應該獎給那些勤勞的船夫,他們出沒波濤,溝通水陸?!?
  戰神說:“應該獎給那些勇敢的軍人,他們出生入死,不惜犧牲?!?
  火神說:“應該獎給那些靈巧的工匠,他們制造器械,造福人類?!?
  繆斯說:“應該獎給那些天才的藝術家,他們溝通心靈,美化生活?!?
  宙斯說:“是誰哺育了這些勤勞、勇敢、靈巧、天才的人們呢?”
  他把金蘋果獎給了教師。
             ?。種卜澹?
   
快樂

  一群年輕人到處尋找快樂,但是,卻遇到許多煩惱、憂愁和痛苦。
  他們向老師蘇格拉底詢問,快樂到底在哪里?
  蘇格拉底說:“你們還是先幫我造一條船吧!”
  年輕人們暫時把尋找快樂的事兒放到一邊,找來造船的工具,用了七七四十九天,鋸倒了一棵又高又大的樹;挖空樹心,造成了一條獨木船。
  獨木般下水了,年輕人們把老師請上船,一邊合力蕩槳,一邊齊聲唱起歌來。蘇格拉底問:“孩子們,你們快樂嗎?”
  學生齊聲回答:“快樂極了!”
  蘇格拉底道:“快樂就是這樣,它往往在你忙于做別的事情時突然來訪?!?
             ?。ǚ卜潁?
   
豬們的評議

  一年有春夏秋冬之分,四季有陰晴雨雪之別,但是,豬們打發日子的方法卻永恒不變:吃了睡,睡了吃,吃飽喝足,便在院子里溜達溜達。一日如此,天天如此。
  這樣的生活太沒意思了。一頭不愿這樣混過一生的白豬獨自跑到田里,用嘴幫助水牛耕地。它辛辛苦苦地拱呀,拱呀,直累得大汗淋漓。
  傍晚,豬們傾巢出動,開始對白豬的勞動進行評議:
  “嘿!這里還有一根草沒拱掉呢!”
  “看啦,田里的水都叫它搞渾了?;胨鐫趺茨艸ぷ諛?!”
  “你們聞聞,它把汗水都流到田里了。那汗水里是有鹽的,田里摻進鹽肯定會變成鹽堿地!”
  ……
  豬們七嘴八舌地議論白豬,意思只有一個:白豬幫助水牛耕地,沒有一點功勞,純粹是幫倒忙。根本不如睡覺,睡覺有益無害。
  白豬被說得灰心喪氣,從此隨大流,吃了睡,睡了吃,豬們也就再沒有對它說“不”字的了。
  水牛嘆息道:“干事的,總可以挑出毛??;不干事的,則保留充分的批評權。一個集體若形成這樣的風氣,這個集體也就完了?!?
             ?。ǚ卜潁?

  ------------------
  

中國寓言故事 版權所有


后一頁
前一頁
无限法则加文多少钱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