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貍買手套

腾讯无限法则英文名:小狐貍買手套


无限法则加文多少钱 www.ejtmj.icu

來源:无限法则加文多少钱  作者:新美南吉

杜麗蓉 譯


  寒冷的冬天從北方來到了狐貍母子居住的森林。
 

  一天早上,小狐貍剛要出洞去,突然“啊”地喊了一聲,兩只手捂住眼睛,滾到狐貍媽媽的身邊,說:“媽媽,眼睛不知扎上什么東西了,給我擦一擦!快點!快點!”
 

  狐貍媽媽吃了一驚,有點發慌。它小心翼翼地把小狐貍捂著眼睛的手掰開看了看,眼睛里什么也沒有扎上。狐貍媽媽跑出洞去,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昨天晚上下了一場很厚很厚的雪,白雪被燦爛的陽光一照,反射出刺眼的光,小狐貍還沒見過雪,受到刺眼的反射光,誤以為是眼睛里扎進什么東西了。
 

  小狐貍跑出去玩兒了。它在絲棉似的柔軟的雪地上兜著圈子,濺起的雪粉像水花似地飛散,映出一道小小的彩虹。
 

  突然,后面發出可怕的聲音:
 

  呱嗒,呱嗒,嘩啦!
 

  像面粉似的細雪,嘩啦一下,向小狐貍蓋下來。小狐貍嚇了一跳,在雪中像打滾似的,朝對面逃出去好遠,心想:這是什么呀?它扭回頭瞧了瞧,但什么異常情況也沒有,只有雪像白絲線似地從樹枝間不停地往下落著。
 

  過了一會兒,小狐貍回到洞中,對媽媽說:“媽媽,手冷,手發麻了。”
 

  它把兩只凍得發紫的濕手,伸到媽媽面前。狐貍媽媽一邊呵呵地往小狐貍手上呵氣,一邊用自己暖和的手,輕輕握著小狐貍的手,說:“馬上就會暖和起來。媽媽給暖暖,很快就會暖和的。”
 

  狐貍媽媽心里想:可愛的小寶寶,要是手上生了個凍瘡就可憐了。等天黑以后,去鎮上給小寶寶買雙合適的毛線手套吧。
 

  黑乎乎的夜幕降臨了,把原野和森林籠罩起來,但雪太白了,無論夜幕怎徉包,仍然露出雪光來。
 

  狐貍母子倆從洞里走出來。小狐貍鉆在媽媽的肚子下面,一邊走著,一邊眨著滴溜圓的眼睛,好奇地看看這,看看那。
 

  不久,前方出現了一點亮光。小狐貍看到后,就說:“媽媽,星星掉到那兒了,是吧?”
 

  “那不是星星。”狐貍媽媽說著,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腳。
 

  看到鎮上的燈光,狐貍媽媽想起了有一次和朋友到鎮上去遇到的倒霉事。當時,狐貍媽媽一再勸說,不要偷東西,但朋友不聽,想偷人家的鴨子,結果被人發現使勁追趕,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
 

  “媽媽,站著干什么呀?快點走吧。”
 

  盡管小狐貍在媽媽的肚下催促,可狐貍媽媽怎么也不敢往前走了。它想啊想啊,怎么也想不出一個買手套的好辦法,只好讓小狐貍獨個兒去鎮上。
 

  “寶寶,伸出一只手來。”
 

  狐貍媽媽握住小狐貍伸出的那只手,不大工夫,那只手變成了可愛的小孩手了。小狐貍把那只手伸開,握住,又掐,又嗅。
 

  “真奇怪啊,媽媽,這是什么呀?”小狐貍說著,借著雪光,又仔細端詳起那只變了形狀的手。
 

  “這是小孩手,寶寶。去了鎮上有很多人家。首先要找掛著黑色大禮帽招牌的人家,找到后,咚咚地敲敲門,然后說‘晚上好’。你這樣做了,人就會從里面把門打開個縫,你從門縫里把這只手,哦,就是這只小孩手伸進去,說:‘請賣給我一副合適的手套。’明白了嗎?可不能把那只手伸進去啊。”狐貍媽媽耐心地教導著小狐貍。
 

  “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小狐貍不解地反問道。
 

  “因為人要是知道你是狐貍的話,不但不賣給手套,還要抓住往籠子里關呢!人哪,真是可怕的東西??!”
 

  “嗯。”
 

  “千萬不能把那只手伸進去。噢,要把這只,瞧,把這只小孩手伸進去。”狐貍媽媽說著,把帶來的兩個白銅錢,塞進小狐貍的那只小孩手里。
 

  小狐貍在映著雪光的原野上,搖搖擺擺地朝著鎮上的燈光走去。
 

  開始只有一個燈,接著出現兩個,三個,后來增加到十幾個。
 

  小狐貍看著燈光,心里想:燈就像星星似的,有紅的,有黃的,還有藍的哪!
 

  不久,到了鎮上。大街上,家家戶戶都已經關了門,只有柔和的燈光,透過高高的窗戶,映在街道的積雪上。
 

  不過,門外的招牌上,大都點著小電燈泡。小狐貍邊看招牌,邊找帽子店。有自行車招牌、眼鏡招牌,此外還有很多很多的招牌。那些招牌有的是用新油漆寫上的,有的像舊墻壁似的己剝落了。第一次到鎮上來的小狐貍,不明白那些到底是什么。
 

  小狐貍終于找到了帽子店。媽媽在路上曾仔細告訴它的?;瀉諫罄衩鋇惱信?,在藍色燈光的照耀下,掛在門前。
 

  小狐貍按照媽媽教的,咚咚咚敲了敲門,問道:“晚上好。”里面響起咯噔,咯噔的聲音。然后,門嘎吱一聲開了一寸左右的縫。一道燈光穿過門縫,長長地映在街道的白雪上。
 

  小狐貍的眼睛讓燈光一晃,一下子慌了起來,把不該伸進去的手從門縫里伸了進去,說:“請賣給我一雙合適的手套吧。”
 

  帽子店的人看到這只手,不由得“哎呀”了一聲。他想:這是狐貍手呀,狐貍買手套一定是拿樹葉來買了。于是,他說:“請先交錢。”
 

  小狐貍握著兩個白銅錢,老實地交給了帽子店的人。那人用食指彈彈,然后互相敲敲,發出叮叮好聽的聲音。他想,這不是樹葉,是真正的銅錢,便從柜子里取出小孩用的毛線手套,放到小狐貍的手里。小狐貍說了聲“謝謝”,就離開了帽子店。它順著來的路一邊走,一邊想,媽媽說人是可怕的東西,可今天的事卻并沒感到人有什么可怕。
 

  當它正要從一個窗戶下走過時,忽然聽到人的聲音。啊,這是多么慈祥,多么好聽,多么穩重的聲音呀!
 

  “睡吧,睡吧,
  躺在媽媽的懷里,睡吧,睡吧,
  枕在媽媽的胳膊上。”

 

  小狐貍想,這聲音肯定是小孩媽媽的聲音。因為每當小狐貍困了想睡覺時,狐貍媽媽也是用這種慈祥的聲音,搖著它睡著的。
 

  接著,是小孩的聲音:“媽媽,這么冷的晚上森林里的小狐貍冷不冷?”
 

  又是小孩媽媽的聲音:“森林里的小狐貍啊,聽著狐貍媽媽的歌兒,在洞里就要睡著了。好寶寶快睡吧,看看寶寶和狐貍哪個睡得快。一定是寶寶睡得快。”
 

  小狐貍聽到這兒,忽然想起媽媽來了。它飛快地朝著媽媽等候的地方跑去。


·上一篇文章:狐貍阿權
·下一篇文章:白蝴蝶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www.ejtmj.icu/news/japan/13126234756E7B7H32I9H4FD2FJGF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