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暑假,兒童劇“火”得不一樣

无限法则武器:這個暑假,兒童劇“火”得不一樣


无限法则加文多少钱 www.ejtmj.icu

來源:家長學院  作者:張 雪

  左圖 第九屆中國兒童戲劇節開幕式劇目——《火光中的繁星》劇照 右圖 二〇一六年版《馬蘭花》劇照

  兒童劇不是兒戲,排給孩子們看的一定是健康有營養的,要做得比動畫片、游戲更有吸引力,才能吸引孩子們走進劇場。

  當了媽媽后,李萌在微信上加了幾個“媽媽群”,從媽媽們的互相推薦中,李萌知道了兒童戲劇節的存在。趕在閉幕前,她帶著3歲的兒子觀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兒童劇。

  演出開始前,李萌對自己的定位是陪伴的角色——“兒童劇嘛,估計比較幼稚,大人陪好孩子就好?!泵幌氳?,戲劇開始后,李萌意外地投入到了劇情發展中,“這部劇關注了一個社會熱議的話題,從孩子的視角講述二胎的家庭變化,演員們的表演生動有趣,而且很真實地反映了孩子的心理變化”。李萌注意到,不僅是自己,很多家長都和孩子一起被劇情感染,時而哈哈大笑,時而眉頭微蹙。

  看完演出,李萌第一時間詢問了兒子的感受,“他說下次還要來”。李萌說,沾了小朋友的光,自己在20多年后再次走進了兒童劇院,這次體驗讓她意識到,兒童劇變了:劇情有意思,劇目選擇多,劇場條件好,最令她沒想到的是,兒童劇“火”了。

  在暑假所有圍繞孩子的消費中,兒童劇已經被很多家長列入了必選清單。

  旺季來臨

  兒童劇的“火”,從演出市場安排上就可見一斑。由中國兒童藝術劇院聯合北京市東城區委、區政府及中國兒童戲劇研究會共同主辦的第九屆中國兒童戲劇節在37天的時間里,共安排了57部戲劇191場演出以及豐富的活動,還在濟南、成都等地設立了戲劇節分會場。國家大劇院也在這個暑假主辦了“國際兒童戲劇季”,共有6臺23場海內外精彩兒童劇目輪番上演。不只是北京,上海、西安等城市的兒童劇演出同樣令人目不暇接。

  暑假是兒童劇的旺季。中國兒童藝術劇院院長尹曉東告訴記者,就全年來說,中國兒藝每年的演出多達600余場,這幾年演出的數量、上座率都很不錯,票房收入實現了逐年增加?!爸?,我們國家只有上海國際兒童戲劇節和在北京舉辦的中國兒童戲劇節。現在,西安、武漢、成都、沈陽等地都開始舉辦兒童戲劇節。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社會對兒童劇的關注?!?/FONT>

  和如今的火爆相對,兒童劇曾經歷過一段低谷時期。上世紀90年代初,導演鐘浩打出租車,告訴司機自己要去中國兒藝,司機遺憾地對他說:“我小時候就看兒藝的《馬蘭花》,現在怎么看不到了?我想帶我的孩子去看?!痹諦幸嫡宀瘓捌那榭魷?,當年中國兒藝一兩年才能排一出新戲,一個角色甚至四五個人輪流演,“我們自己的演出填不滿劇場,演出場地有時就出租給外面的演出團體”。尹曉東回憶,10年前,兒童劇的演出還比較困難,主要依靠學校包場,普通觀眾自費走入劇場觀看的情況比較少。

  現在,情況大不一樣了。尹曉東說,目前中國兒藝每年自創兒童劇保持在5部左右,周末到售票處排隊購票的大多是以家庭為單位的普通觀眾。數據印證了這種變化,有統計顯示,2018年我國兒童劇觀眾達到654萬人次,這個數字甚至超過話劇觀眾人次。

  “中國兒藝每年大概有70場演出是完全免費的,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低票價公益演出,純粹營業性的演出占比并不高。演出的票價一般為50元至180元,票價10年沒動過?!幣?,在這種情況下,這幾年中國兒藝取得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

  催熱市場

  市場行情的轉變并非在一夕之間,需求的釋放經歷了逐漸累積的過程。李萌說,她開始關注兒童劇源于家長們的互相推薦?!拔頤遣幌牒⒆擁目沼嗍奔渲槐歡?、手機等電子產品占滿,希望他們的生活盡量豐富,接受藝術熏陶,收獲正能量的教育?!倍緋晌閼庵中棖蟮牟淮硌≡?,“演出很多,而且價格相對便宜,在家庭可承受的范圍之內”。隨著家長文化水平的提高,新一代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可謂不遺余力,家庭收入水平的增長,直接推動兒童劇消費能力增強。

  尹曉東認為,兒童劇的紅火離不開政府、學校、家庭對孩子美育教育的重視。他印象中2014年是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北京市教委開始實施高等學校社會力量參與小學體育美育發展工作,引導高校和社會力量參與到小學美育教育中。中國兒藝作為社會力量,與北京燈市口小學等“結成對子”,戲劇表演開始成為孩子們的課程,兒藝的舞臺成為他們定期匯報演出的窗口?!澳艸芴鼙硌蕕南肪緗逃?,給孩子們的身心、儀表儀態帶來很大變化?!幣?,日常的接觸拉近了孩子們與兒童劇的距離。最近又有好消息傳來,在《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中,提出了增強美育熏陶的內容。

  當然,兒童劇受到市場認可本質上離不開自身在創作上的改變和發展?!岸綺皇嵌?,排給孩子們看的一定是健康有營養的,要做得比動畫片、游戲更有吸引力,才能吸引孩子們走進劇場?!幣?,從創作題材上,中國兒藝的思路不斷打開,目前形成了三大方向,包括傳統文化、外國經典和現實題材,“讓孩子們在表演中找到和自己生活的聯系,能更好地激發他們的興趣”。

  和內容同樣重要的是解決藝術呈現問題?!跋衷詰暮⒆用嗆莧菀捉喲サ嬌犰懦∶?,如果走進劇場,看到的還是很簡陋的表達方式,藝術呈現沒有足夠的吸引力,再好的內容也難以吸引他們?!幣倭艘桓隼?,《小飛俠彼得·潘》是目前深受小朋友喜愛的一部劇,劇中的人物需要在舞臺上方飛行,關于如何完美呈現飛行狀態曾有幾次爭議,“最簡單的方式是通過手偶操作,但效果不好;最難的方式是通過高科技手段,打造三維空間,大家的顧慮是時間緊、任務重、成本高”。尹曉東最后拍板,為了藝術呈現效果,采取最難方式。最終,觀眾的反映證明尹曉東的決策是對的?!耙徊坑判愣?,一定要在內容上傳達正確的價值觀,在表達上追求精美的呈現?!?/FONT>

  待解問題

  據統計,目前全國14歲以下的兒童超過2億人,而全國國有兒童文藝院團不過20多家。這些院團的演出大都處于滿負荷狀態,每個院團每年演出超過300場。即便如此,相對于廣大兒童的需求,兒童劇供給仍然不足。

  在這種情況下,有人看到了兒童劇市場中的“商機”,開始投資兒童劇。在尹曉東看來,有更多人參與兒童劇創作本身是件好事,但隨之出現的一些問題不容忽視?!昂桶爬儻杈?、歌劇等相比,兒童劇的門檻和成本都比較低,這導致一些沒有能力的機構粗制濫造兒童劇?!彼岢秩銜?,兒童劇的創作要堅守責任和良知,把社會效益放在重要位置,不能唯利是圖。

  “就兒童劇創作來說,要進一步打開創作思路?!幣硎?,市場中固然需要根據經典改編的兒童劇,但這不能成為唯一。通過近幾年和國外院團的交流,他發現,國外院團普遍體量小,三五個人完成一出劇很常見;演出的場地也很小,條件所限反而促使他們想辦法,在想象力、創造力上下足功夫。他認為,我們的兒童劇恰好需要在這方面突破。

  “兒童劇的演出要細化,以適應不同年齡段兒童心智成長的需求?!幣饈?,對于孩子來說,兩三歲的年齡差距在欣賞和理解兒童劇的水平上已經有明顯差異,“4歲上幼兒園的孩子和6歲已經上小學的孩子,感興趣的點不一樣”。由此,對作品進行“年齡分段”——哪些作品適合哪個年齡段的孩子看,從創作上更有針對性,讓不同年齡段的孩子都有戲可看?!澳殼?,我們表現青少年生活的劇比較缺少?!?/FONT>

  兒童劇的對外交流也是亟待補上的短板?!安煌誥┚?、雜技、芭蕾舞等表演,兒童劇受到語言、演出體量等問題的影響更大?!幣?。2014年以前,中國兒藝的演出足跡甚至沒有到過歐洲?!岸醞飩渙髡故徑遠緄姆⒄估此凳潛匾?,這需要我們在小劇場劇目上形成更多適應國外演出需要的優秀作品?!保ㄕ?雪 程曼詩)


·上一篇文章:第九屆中國兒童戲劇節閉幕 191場演出惠及16萬觀眾
·下一篇文章:安徽首次大規模書畫等級考試將于11月舉行 即日起可報名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www.ejtmj.icu/news/61news/198201128529C433JG44IJJHK24F656.htm